欢迎访问:丁婷色丁香五天月先锋-五月深爱丁香婷婷手机播放-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那个被轮奸的下午

那个被轮奸的下午

美君24岁弟弟的老婆

  良哥40岁歹徒

  阿威33岁歹徒

  小杰22岁歹徒

  我家位在郊外的树林里,环境相当清幽,

  我结婚至今三年了,有一个儿子,而弟弟去年才刚和他老婆美君完婚。

  现在我们一家五口人住在一起,

  美君今年24岁,是个相当清秀、漂亮的女孩。

  某个星期六下午,

  老婆带着儿子回外婆家玩,弟弟在公司加班,就剩我和弟媳美君在家,而美君在她的房里,我独自一人在客厅看着电视,[叮咚、叮咚、叮咚、、、]忽然门铃响了,

  我:[谁啊]

  门外一个年轻人说话:[先生,可不可以跟你借个电话,我车在外面抛锚了]

  我心想在这郊外,附近似乎也没公用电话,所以就不疑有它的开门了,正当我开门的同时,门边站着一个体格肥胖的男子,他亮出了尖刀就抵在我的脖子上,肥胖的男子叫做阿威,他开口说:[识相点,进屋把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

  我:[你,你们不要乱来,]

  另外,又一名年纪稍长的男人也跟着走了进来,那似乎是他们的老大,叫做良哥。

  良哥:[我们只要钱,不会伤害你的,把家里的现金都拿出来]

  于是进到屋子以后,年轻人小杰押着我到房间里拿现金,而良哥和阿威坐在客厅里等我们,

  我回房里拿了一千块人民币想打发他们,到了客厅以后,想不到良哥相当震怒,他一拳挥向我,我反应不即便倒地,良哥:[老子大费周章,就为了你这一千?]

  我相当地紧张:[良哥,家里真得没钱,请你放了我吧]

  良哥:[你们两个给我搜,搜到就断了他的手]

  接着他们开始翻箱倒柜。

  他们发出了巨大的声音,原本在房中的美君发出了声,[大哥,你在干嘛啊?怎么那么吵?]

  美君好奇地出来查看,

  美君:[啊,你们是谁]

  接着,所有人停下了动作,看着眼前动人的女子,美君出清纯脱俗的脸庞、散发无法抗拒的迷人气质,乌黑柔顺的披肩长发,展现着女人的婀娜妩媚。

  我:[美君,别出来,快进房报警]

  正当美君转身要进房的同时,良哥冲上前去一把抓住了美君,良哥:[想报警?小姑娘,长得挺漂亮的,不如让爷们爽爽好不好?]

  我:[啊,不要,不要碰她,不要碰她,]

  忽然间,小杰拿了根木棒朝我身上打了一下,我跌坐在地上,小杰:[自己都救不了自己了,还想救别人]

  阿威:[良哥,居然他们家没值钱的,到不如我们分了这个妞儿]

  美君被抓住以后,良哥和阿威将她推回了房间,良哥:[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美君:[我,我叫美君,你们是谁?]

  良哥:[外面那是你什么人?]

  美君:[他是我老公的哥哥,]

  良哥:[是嘛,原来是大伯啊,等等我们要轮奸你,谁叫你老公的哥哥不老实]

  听到这美君紧张地哭泣:[不要,不要啊,不要,]

  良哥:[这不要怪我们,要怪就怪你大伯了]

  美君:[不要,你们要钱的话,我都给你们,求你们不要乱来]

  良哥:[刚刚给过你们机会,可是你大伯耍我们]

  此时的我还在客厅中,

  年轻人小杰正在看管着我,

  随即我听见了美君的哭声:[呜呜呜呜,不要啊,呜呜呜,不要,]

  美君嘶声裂肺得哭喊着,[不要,不要,不要,放开我,啊,放开我,]

  看起来房间里的美君正忍受着难以想像的痛苦。

  当我听见美君的叫声时,我心寒了,我开始想,等等这些人会不会杀了我?

  看样子美君的贞节是一定不保了,可我总该保命吧,房间持续传来美君的叫声,

  客厅中的我,开始巴结起眼前20来岁的年轻歹徒,我:[小兄弟,可不可以请你放过我,今天的事我不会跟人家说,求求你]

  小杰:[放了你,等等我大哥怪罪下来,换我倒楣]

  我:[小兄弟,拜托你,留我一条生路,里面的女人你们尽量用,可不可以放了我]

  小杰:[就算不放了你,等等我一样可以操她]

  我跪了下来,哀求眼前的年轻歹徒,

  我:[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可不可以让我走,]

  小杰:[你这家伙真是连禽兽也不如,里面的女人不是你的家人嘛?]

  房内持续传来美君的叫声,

  美君:[啊,好痛,好痛,停下,停下啊,]

  除了美君的哭叫声外,房间也传来两个男人的嘻笑声,阿威:[好滑的皮肤啊,真白真漂亮]

  良哥:[阿威你看看,这小妞的穴把我的手夹得真紧]

  美君:[住手,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良哥:[要怪就怪你出现的不是时候,乖乖待在房里不就没事了]

  美君:[不要这样,我有老公,而且我大伯就在外面,求求你放过我,]

  阿威:[怎样?怕人看啊?你愈怕我愈要叫人看]

  良哥:[好好满足我们,我们不会伤害你的]

  美君:[啊,不要,我愿意做,不要叫我大伯,]

  阿威面露淫笑的说:[好东西就是该分享,良哥,让她大伯也看看这场活春宫如何?]

  良哥:[好啊,她大伯整我们,我们也整整他]

  接着,阿威对着在客厅的我们喊到:[小杰一起进来玩,把外面那男人也带进来]

  小杰将我的手用尼龙绳绑在身后,然后带着我进了房间,一进房内,我看见美君已是全身赤裸,表情相当难过,她在良哥的身子下面拼命挣扎,我这时才体会到什么叫小女子。

  在良哥沉重身躯的压迫下,美君的挣扎是那样的无奈。

  她拼命在保护她最隐秘的地方,一只手拼命抗拒着良哥上面的手对她乳房的进攻,一只手拼命阻挡良哥下面的手对她阴道的进攻。

  她拼尽全力的扭动着身体,不让良哥的手到达他想到达的地方。

  美君嘴里不住地哀求:[不、不,不要。]

  美君的力量,哪是这两个男人的对手,阿威抓住了美君的双手,良哥两手抓起美君可爱的小腿,把她们分开,然后一挺腰把大物插进美君娇小的身体里。

  当美君的阴道被良哥的大物刺穿时,美君感到一阵剧痛,口中难过的叫道:[啊,啊,]美君眼中几滴泪水要掉下来了。

  美君:[呜呜呜,大伯,不要看,不要看啊,]

  阿威在一旁两手肆意的摸着美君的胸部,把她的双乳用力的捏,住内挤,挤出深深的乳沟一条,美君的双乳在阿威巨大的手掌中好像玩具。

  良哥插入后开始耕耘着美君的嫩穴,他享受眼前少妇阴道的气息,享受大物被充满弹性的阴道包围着的压迫感。

  美君光洁柔嫩的脖子,平滑细嫩的小腹,浑圆修长的大腿,丰挺的肥臀,凹凸分明匀称的身材,以及那令人遐想的三角地带,平时在家虽然都曾经注意过,但从为如此一丝不挂的展现在我眼前,原来我这小弟媳脱光衣服后,是如此诱人。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房间内充斥着极为淫乱的肢体碰撞声和女子得哭求声,我弟弟的老婆—美君,就在我眼前不到两公尺的地方被外人操着,而我无能为力,只能张大眼睛看着眼前的活春宫,真是好一幅美女被奸图啊!

  看着弟媳遭人轮奸,这还是生平第一次,

  我盯着她们三人的结合部位,一种刺激、酸麻的感觉从我下体一阵阵传到全身,终于,一股暖流喷洒而出,我射精了,

  我眼看着弟弟的老婆被人强奸而得到快感,

  我的身体不断地抽蓄,从来没有射精射的那么爽过,我的精液全射在裤子里。

  良哥似乎发现我的身体有异状,良哥:[唷乎,不会吧,我们这位大伯好像射精了]

  阿威边操着美君边说到:[哇呜,大伯如此兴奋?等我爽完再来关心关心他]

  她的嘴里:[啊,]」地一声发出了一声长长的颤抖着的呻吟,身体也一下子绷紧着使劲向后仰去,胸前两只乳房挺了起来。

  美君那双弯弯眼睛里似乎柔得要流出水来,

  阿威和小杰见状,也同时加快对美君嘴巴和嫩穴的进攻,终于,阿威也射在了美君的体内,小杰受不了美君嘴里的快感,也将大量的精液灌在美君的嘴里,并且逼迫美君吞下他的精液,小杰:[姐姐,把我这些蛋白质给吞了,这样会让你更漂亮]

  小杰摀住了美君的嘴,美君作恶的将他精液强忍痛苦吞下,接着美君躺在床上如死人般的一动也不动,气喘吁吁的哭泣着,她两眼无神的看着角落,任由男人的精液在体内流动,嘴角也残留着小杰的精液。

  而操完美君的阿威,走到了我身旁,

  阿威:[见你兴奋的,怎样,要不要也试试]

  原本躺着休息的美君听见阿威问我这话,她紧张地说:[不要,不可以,]

  阿威:[大伯,今天就让你操操你弟媳吧]

  我听见阿威这番话,内心相当愉悦,但又不能表现出来,我说:[她,她是我弟弟的老婆,我不可以做这种事,]

  阿威:[机会难得,你从没操过她吧,今天就当作是我们逼你的,去吧,好好操一操她]

  我早就想和美君干一场,恰巧今天碰上了这帮匪徒,我见机会来了,虽然刚射过一次精,但我还没满足,又黑又粗的巨大阴茎正挺立在我的跨下。

  我爬到床前,看着美君洁白而透红的肌肤,无一点瑕疵可弃,就像是一个上好的玉雕,玲珑剔透,

  她小巧而菱角分明的红唇,直张开着唿救,令人想立刻咬上一口。

  我:[美君,眼睛闭上,大哥对不起你了]

  美君:[啊,不行啊,大哥,不行啊,]

  我:[美君,委屈你了,我不操你的话,他们会杀了我的,]

  我说完后,起身握住美君的两只白嫩的小脚儿,当我的手一触碰到美君的小腿时,美君歇斯底里的踢蹬着双脚,似图甩开我的双手,美君大声哀嚎:[不要,大伯,不可以,这是乱伦,不要啊,呜呜呜]

  美君的双腿不安分的踢着,一不小心踢中了我的脸,我的嘴角流下了一点鲜血,也许是在紧张的压力之下,我用力的打了美君一巴掌,[啪,]

  我:[你想死嘛?],我恶狠狠的看着她,

  美君安静了下来,眼眶泛着泪水,[呜呜呜呜,为什么会这样,呜呜呜呜,]

  我顺利的掰开她双腿,美君的小穴就在眼前,

  她的阴毛不太多,小穴已经流着白色的液体了。

  这时我抓住我坚硬的大鸡巴用手套弄着,我看着她说:[忍一忍就过了,大伯对不起你了]

  旁边的歹徒吹着口哨,叫嚣着:[快看,快看,弟弟的老婆要挨哥哥的操了,真刺激,真刺激]

  接着我腰一用力,大鸡巴就插进了美君那个早已经淫水、精液泛滥的穴里。

  随着我的插入,美君:[啊,],的叫了一声。

  她瞪大了眼睛,眼神充满无奈与怨恨,她勐力的摇着头,美君:[这是乱伦啊,]

  此时的我,龟头感觉到美君温暖肉壁的湿嫩快感,我嘴角不小心露出了淫笑,我心想:[真爽,这嫩穴还真紧,被几个人操过,还是那么紧]

  我:[美君,闭上眼睛,别看,]

  我开始慢慢的抽插起来,她的哭声也越来越大了。

  美君的下面有很多淫水和精液,这都是天然的润滑剂,我操得越来越舒服,美君想夹紧双腿阻止我的进攻,她不知道,这样并没有太大的效果,反而像只章鱼一样死死的把我搂住,更刺激着我的神经,我腰部不停地用力运动,[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美君躺在我的身下,我与她肉体与肉体做最紧密的接触,歹徒们在一旁欣赏着这场活春宫,[真爽、真爽,大伯操弟媳,真爽,]

  [大力一点,大力一点,]

  他们嘻笑着,每个人露出人类最原始的兽性,

  [操翻她,操翻她,]

  年轻的女孩就是不一样,可比家里的老婆好的多了,看着漂亮的美君,我恨不得把鸡巴永远插在她的阴道里面,不停的干她,我更加用力的顶着美君的阴户,多亏了这几个歹徒我才有办法操到美君,

  过了不久,我感到浑身发烫,身上的汗不停的流淌下来,从下体传来阵阵的快感,让我不能自己,我开始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嘴巴也张开了,口里面不停地发出:

  [哦、哦、哦]的呻吟声。

  我的龟头在紧紧的阴道内摩擦着,这种感觉是很强烈的,龟头的酸麻感觉再度快速传遍全身,当感觉到一股热流涌入鸡巴时,我闭起双眼,将鸡巴死死顶住美君的阴部,积蓄已久的精液喷洒而出,我的全身也一阵抽搐,我紧紧的扣住了美君,我将大量的精液射在她的阴道内,我:[喔,喔,射了,射了,好爽,喔,]

  美君:[呜呜呜,呜呜呜,大伯,你怎么可以这样,呜呜呜,]

  我还来不及解释,旁边的歹徒小杰,一脚往我身上踹,将我踢开。

  小杰:[她的穴,你们每个人都插过了,该我试试了]

  随即,他抱起了美君,接着又是一阵翻云覆雨。

  当天下午,总共四个小时,美君被三个陌生男人给轮奸了四个小时,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只有下身的颤动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