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丁婷色丁香五天月先锋-五月深爱丁香婷婷手机播放-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被玩弄的亲弟弟

被玩弄的亲弟弟

夏季的夜晚,微风吹拂时,带着些许惬意和凉爽。皎洁月色倾洒在繁华高楼的城市里,回往家里的僻静小道上,那修长墨发的少女淡然自若,美鞋踩着步子,逐渐向着家里赶回去。

  一想到回家后即将迎来的唠叨和抱怨,精致脸蛋上,就难免的紧紧蹙起柳眉。

  正在这时,手机铃声忽然响起,陈芷信接过电话,随即便听到小城那隐含期盼,又有些许胆怯的声音。

  「姐姐…今晚妈妈加班,应该很晚才能回来,你现在…快回来了吗。」「不在?」眉间轻挑,陈芷信心里也似松开了一些,家里没有父母的唠叨和管束,对于她来说的确轻松很多,而且…这样一来她也就更能放开得去羞辱自己这个亲弟弟了。

  绝美脸上逐渐浮现出一抹笑容,陈芷信简单说道:「几分钟,很快就到。」一路的返回到家中,在钥匙旋转打开房门,进入那略显空荡安静的客厅后,随着陈芷信的身影缓缓走进,坐在餐桌那边的小城也已经跑过来,不敢去看姐姐那戏谑的眼睛,小声道:「姐姐,妈妈有留下饭,我刚刚又热了一遍,你先吃一些东西吧。」

  「嗯。」放下背包,将其扔在沙发上,陈芷信换成了一双拖鞋,随后将粉色棉袜从纤足上除下,塞进帆布鞋的鞋口,很自然的来到餐桌旁抽开椅子坐下。

  桌子上的几盘菜,徐徐冒着蒸腾热气,而且一块菜夹过的痕迹都没有,看来程小城除了热菜,剩下时间一直都在等着她这个姐姐回来一起吃饭。

  「呵…态度还挺真诚的嘛,看来已经进入奴性的状态了,还懂得讨主人的关心。嗯……跪下吧,你今天在我脚下吃饭。」

  淡淡微笑中,美眸带着些许暖意,却似认定了她这个弟弟是想要来讨好,来获得自己这个女王姐姐的调教,小城嘴巴泯了泯,心想就算姐姐不肯调教他也会等姐姐的,不过看到陈芷信没兴趣听这些,并没有去开口,而是乖巧的跪下来,将脸颊趴在姐姐那一双雪润的纤足之畔。

  陈芷信夹起一块鸡蛋来扔到自己脚下,又在地上扒拉下一些米饭,那颗颗饱满白色的米粒,倾洒在小城的面前,俯身望着那有些发呆的弟弟道:「吃吧,用舌头舔干净,别留下残渣什么的。」

  看到程小城似还有一些犹豫,想了一想,陈芷信继续说道:「是嫌没有调味品吗?也简单。」洁净的棉拖高高抬起,踏在那米饭和鸡蛋上旋碾了一阵,直到那鞋底的食物通通被踩成烂碎沾在鞋上面,陈芷信将棉拖鞋底抬起在小城眼前晃了晃,语气略含打趣,说道:「现在这样,应该算是香喷喷了吧?」在发愣过后,小城用力的点着脑袋,那修长没有半点赘肉感的小腿缓缓甚至,将鞋尖抵在他的面前,在陈芷信淡淡含笑的目光中,小城凑到姐姐拖鞋下面,伸出舌尖,一口一口的舔舐起来,那动作有些像是猫咪喝水,萌萌的,将鞋底上附着的米泥轻轻舔到自己肚子里面去。

  将姐姐的鞋底舔完,小城又趴在地板上,将地上的食物很认真清理干净,就连鸡蛋所染下的油渍也没有留下半点,干净的地面上被来回舔食,沾着一层莹润,反射明亮的灯光。

  陈芷信又在地下倒了一些米饭,顺便夹杂其他菜混在一起踩碎了,让小城慢慢来舔食,反复几次,直到一碗米饭被尽数喂在小城嘴里,陈芷信自己也暂时满足下那柔嫩的肚子,纤长美足忽然从拖鞋中抽出碾在小城的两腿之间,柔嫩足尖微微用力,神情愉悦,很是享受着将弟弟踩在脚下的快感。

  「把你碍事的衣服脱了吧,还有,把我房间里另外那双帆布鞋和袜子拿过来。」玩弄片刻,望着那已在自己足下被搓弄的脸颊火热情动的弟弟,陈芷信在他的下巴上轻轻踹了一下并看着他将身上衣服脱到一丝不挂,粉嫩的小弟弟充满精神从内裤中暴露出来,昂然的挺立在自己晃荡的一双玉足下面。

  学着狗的样子爬行到姐姐房间,随后将一双白色的帆布鞋搂在胸口前重新爬回到那玉足下面,青葱玉指伸进鞋口内用两指夹着棉袜的袜沿取出,陈芷信翘起那修长笔直的腿,纤足踩在椅面上换好鞋袜,卷裹住绝美玉足的一双白色帆布鞋在晃荡一番后缓缓踏在小城那饱满的子孙带上面,鞋尖微微旋转带着一抹狠辣开始将那卵蛋用力的碾压。

  在弟弟小城冒着冷汗闷哼呻吟之际,陈芷信饶有兴致在他的卵蛋上踢了一脚,随后又将鞋尖在他的两腿之间滑落,摩擦到了卵蛋根部与眼相连接的地方蹭弄。

  洁净鞋面与小城最敏感的两个部位中间那个位置缓缓摩擦来回,陈芷信忽然低声在他的耳边说道:「把屁股抬高,然后你就乖乖的接受姐姐羞辱你这具下贱的身体就可以了。」

  小城乖巧的将自己屁股挺得高一些,任由姐姐将帆布鞋踏在他菊花部位的旁边,只见那雪白玉手从餐桌上抓起一根筷子冷不丁将细长一端插入他的屁眼内,缓缓的没入三分之一,随后又在陈芷信用力向内推的动作中几乎插进去三分之二。

  「啊…姐姐——我的屁股受不了被插的…姐姐…求求你拔出来好吗。」菊蕾被插的酸胀感中小城不安的扭动身体,想要将那根突然进入自己身体的坚硬异物取出来,却在少女清脆的冷哼声中,感觉到另外一根筷子同样插进他的菊蕾阵阵折磨着他。

  「有这样一个姐姐还要开始装可怜了吗?那些同性恋的直接把更粗的鸡巴插进去都活蹦乱跳的,你才插了两根筷子就受不了。爬到桌子上,保持这个姿势,姐姐要给你拍几张照片留念。」柳眉忽的凌起,玉手在弟弟的屁股上扇了几个清脆巴掌,冰冷含霜之中将那气质中的威严也尽数透露出来,小城尽管还有些难受,却不敢再反抗。

  硬着头皮,忍受着股沟之内那苦楚的酸痛爬上餐桌,四肢重新在桌角上跪好后,程小城回头小声的说道:「姐姐,那你对我的屁股温柔点,我…我还没被爆过菊花。」

  忍不住被他逗得一笑,陈芷信原本想找来袜子将他的嘴巴堵住来增加调教的快感,可是想了想才发现,除了下午被陈小安舔过的那一双粉袜,她再没有其他穿过没洗的袜子了,那双被别人口水舔过的棉袜,陈芷信就算再残忍也不至于用它来羞辱弟弟,这事情也只好作罢摇头,心想这几天一定要记得留下几双原味袜子,不然连调教时候都要相形见绌了。

  「把屁股撅好了。」雪白玉手在翘起来的屁股上扬起清脆的巴掌,娇斥声后,陈芷信忽然一只手去握住小城挺翘的小弟弟,指甲刺进柔软的子孙卵蛋上缓缓撸动,清冷玉手灵巧的吞吐尚还有些稚嫩粉红的龟头部分,这种刺激下,小城忍不住在颤抖中,小弟弟分泌出些许兴奋的体液。

  「姐——姐姐…你这样子弄我会舒服死的——」带着少于发颤的呻吟,瞬间传荡在客厅中,在这空荡的房间里染上异样淫霏。

  「呵,你觉得你这种贱货配当我的弟弟吗,妈妈生了一个我,然后又生了一条狗罢了。跟着我念,你程小城只是一个狗东西,现在就像狗那样撅着屁股,被姐姐大人玩弄你的狗鸡巴。」娇滴滴那铃音中带着一抹冷嘲,陈芷信狠狠揉捏小弟弟下面饱满的卵蛋,看着小城在餐桌上身躯颤抖,不断发出骚贱的呻吟,她身体内就莫名有一股酥麻的电流涌过全身,令其兴奋。

  「是。我…我程小城只是一个狗东西,是妈妈错生下的一只贱狗,我现在正像狗一样撅着屁股,被姐姐大人玩弄我的狗鸡巴——」「再自己想两句来让我听听。」陈芷信美眸隐含热辣,玉手紧紧握住小城的卵蛋,却又用另一只手去揉搓棒身,令弟弟小城在痛苦之中,却偏偏夹杂难以抑制的满足呻吟。

  「我…我想要当姐姐大人的鞋垫,每天都被姐姐的脚踩着,呼吸姐姐的袜子,脸被姐姐的脚底和鞋子摩擦一千遍,一万遍…姐姐,我想一辈子呆在姐姐脚下,当一只爬行动物。」

  「啊…姐姐——好疼…好舒服——姐姐!」

  小城的声音愈加忘我,完全陶醉在被姐姐征服玩弄的下贱欲中,直到他尖锐的叫喊姐姐,下体不住抖动喷泻出浓郁浊白的精华,通通射在餐桌上面,点点斑驳。

  而他膨胀到极限的小弟弟也在随后慢慢软化,在雪白玉手里逐渐缩小变短,像是握着一只可怜萎靡的毛毛虫,在陈芷信上下搓弄时,偶尔抖出些许浊液。

  咔,咔。

  拿出手机对着程小城拍了几张照片,陈芷信说道:「餐桌上的东西,自己射的,就自己吃干净。」

  小城乖巧伏下脑袋,伸出舌头去一点点舔舐,在这过程中,陈芷信又拍了几张,收回下手机,回头看了一下摆动的钟表,还有一些时间父母应该才回家。

  在轻扬起的一丝笑意中,陈芷信翘起帆布鞋的鞋尖在小城面前晃了晃,薄唇启齿,贝齿交碰时,携带着说不出的诱惑轻斥道:「狗弟弟,还不赶紧爬下来,给姐姐把鞋底来舔干净了?」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妈妈把我带向了高潮 下一篇:极品儿媳妇的嫩穴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